汐止文化網竭誠歡迎您!
站長的介紹
Free Counters
大學時的鄭維棕 / 左
學術與信仰(Home)
輔大專訪之專文
建構文化知識庫
鄭維棕
http://www.sinew.idv.tw
hcaa@e-rich.com.tw
0953384-576

世居水返腳(汐止)
東海大學哲學博士生
東海大學哲學碩士
曾獲教育部研究著作獎
中華扶輪基金會獎學生
行政院新聞局金曲歌曲專輯獎
鄭維棕文史工作室負責人
歷 練

自由時報記者
商業週刊資深記者
OPEN週刊資深撰述
產經日報採訪副主任
《目擊汐止》總編輯
農委會農村再生顧問師
今富族網副總兼藝術與技術總監
亞杜蘭城市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趴趴走吸塵器與3M購物網等系統規劃與建構負責人

地方文史工作者

照 片
帶著相機走在山路上的鄭維棕。(1995年正在開山挖路時的汐平路小坑,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/ 攝)

1971年,站在珍貴的汐平路的拱橋下,現改為「忠孝橋」(原名小坑橋)。

 

從浮華到蒼涼,周家花園與我們的故事

周家花園興衰史周再思從浮華到蒼涼,周家花園與我們的故事
周家花園周昇汐-手彈吉他唱自己周家珍貴照片戀戀菁桐
汐止煤業發展史我參與八掌溪油井開採始末
周朗燉

○ 文 / 鄭維棕 周朗燉 / 口述

 

 民國三十八年我的祖父周再思過世後,家道中落,我們一家被迫遷離「斯園」(周家花園,與板橋的林家花園、霧峰林家曾並稱為台灣三大花園)。我的父親周碩傾經營的「新興隆炭礦」也因故失敗,事業破產,家中一貧如洗,負債累累。礦場工人數月未發薪餉,一大堆人都來家裡等著領工資,一天過了又一天,大家像沙丁魚一樣,一排排擠睡在地板上,等著爸爸發薪水給他們。
 我的母親看著大家擠睡在地板,怕工人餓著肚子,便先供應這些人的三餐伙食。但是家裡一天不如一天,要餵飽這些人吃飯,豈非容易。幸好鄰近的雜貨店憑著對母親的信任,以賒欠方式讓我們暫時欠著。而跑菜市場和雜貨店賒帳的工作,則完全落在我頭上,我的母親也總是吩咐我要做東做西,我的哥哥們(周瑞燉,曾任教於台大地質系;周煌燉,現為中信飯店副總裁)因為臉皮薄、膽子小,不敢做這些苦差事,我因為最小,每次也只能心不甘、情不願到處替母親賒欠。
 我的母親是周家的長媳,在周家全盛時期,經常喜歡幫助別人,我成年後,在汐止街頭流浪十幾年中,如果告訴別人說我是毛治仔的么兒時,他們都會提起母親過去所做的善舉,讓我心中不免對母親產生深深的敬畏。在我流浪的日子,許多人認為我是個瘋子,其實,我的家從繁華到蒼涼,內心的艱難別人是無法瞭解的。
 家道中落後,因為無法應付炭礦公司各種鉅額貸款,我的父親不得不長期離家逃避債主的催討。我的二哥周煌燉只好考師大音樂系,因為讀師大除了公費之外,還有米和生活津貼的配給,三哥周星燉則去念中正理工學院,三姐美旦在二女中以優異的成績畢業,為了家計,他放棄升學到幼稚園(天主堂海星幼稚園)當代課老師。而我呢?初中聯考時,考上成功初中,卻連四十五元的學雜費,都經常到註冊最後一天還繳不出來。
 在如此困苦的環境下,二哥煌燉終於自師大畢業了,在當時的松山初中及汐止五堵的慈航初中(現在的崇義中學)當過教員。為了多賺點錢,在台北市光復路租了一小房間,他向大哥哭求,協助他買了一部老舊不堪的二手山葉鋼琴,希望收幾個學生,幫忙賺幾個錢。誰知道,所收的學費尚不足繳付房租,只好又搬回汐止茄苳路107之1號的破老屋(現為38號)。但是二哥不氣餒,又開始經營當時甚為流行的養鳥,忙了一二年,十姊妹也繁殖了四五百隻,在當時售價最好可達500餘元時,親友勸他趕快出手,但二哥不為所動,結果不久鳥市大崩盤,只好將所有的鳥都放生了。
 後來二哥又搞起女裝裁剪,並在家門口掛起招牌開起女裝店。他一手包辨所有工作,鄰近婦女好奇周家落魄的公子,學的是音樂,竟然做起女裝來了。有些人帶著好奇心來試試,二哥的竟然生意應接不暇。
 有一天,一位母親唸第三高女的學妹林太太,滿臉蒼白憂愁的來找媽媽,吐訴她不幸的遭遇,先生因為欠債數個月沒回家,不但生活費無著落,又因煩惱而病倒,沒錢就醫,而她又有一個女兒讀中學,不知如何是好,很想死掉一了百了。母親就找一位醫師幫忙他治病,另外,因為林太太以前在高女時學會製女裝,就由二哥所承受訂製的女裝,交給她製作,論件計酬,解決林太太的困境。
 一段時間後,林太太知道我二哥周煌燉學音樂,並且自師大畢業,她的先生任職於國賓飯店,正巧國賓飯店夜總會需要一名音樂科班出身的員工,經過林先生的介紹,二哥便進入國賓飯店任職。進入國賓飯店後,二哥的工作主要負責歌星與表演節目的安排。第二年後,他被調任採購主任,學音樂的他,連算盤都不會打,竟然出人意料的被安排這個職務。後來,二哥離開國賓,辜振甫找他到日月潭的中信飯店任職,一待,就到今天。
 我的大哥周瑞燉,是著名的地質學者,因為早期家裡經營煤礦,所以才去學地質。我大哥說他事實上喜歡音樂,但是因為家庭緣故,後來才選擇地質系,希望對社會有一些貢獻。他是台大地質係畢業,日本國立東北大學理學博士,在台灣早期南海探勘時代,他就是主要的成員之一。在台大任職時,當時的中國文化學院校長張其筠就找他設立文化地質系。雖然周家曾經相當繁華,但在周家一敗塗地以後,身為長孫的他,就一肩挑起家裡的重擔,過了一段相當艱難和辛苦的日子。如今看看過往的歲月,周家的浮華,竟然像我在平溪山裡所見的菅芒花一樣,已經在山裡的氤氳中模糊了。

周朗燉是周碩傾小兒子,文史工作者稱為周老師,歷經周家興衰,到處流浪,在平溪破屋落腳,是一個傳奇性人物。(鄭維棕/攝)

1992/周家花園頂樓破爛情形。(鄭維棕/攝)
陽明海運拆除汐止百年古蹟「周家花園」


》文 / 鄭維棕

 汐止著名的古蹟「周家花園」,今日(2009年1月7日)竟然在古蹟所有權人陽明海運一聲令下,讓怪手無情的拆毀,令汐止人與珍惜台灣文化古蹟資產的人相當痛心。



 陽明海運的主要股東是「中華民國行政院的交通部」,陽明海運在其官方網站中說其對於社會公義的推展是「陽明公司除致力於維持企業之永續經營外,推廣人文、教育理念,參與公益活動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亦是陽明公司努力不懈之目標。在推廣人文、教育理念方面,一方面利用陽明公司本身之海運、物流服務,為國內民眾帶來難得一見之展覽,如內蒙古恐龍大展、日本和服大展、自日本運回台糖古董級火車頭等;並對於國內各項人文藝術活動熱心贊助,如贊助客家文化藝術節、 台北燈會、貨櫃藝術節、當代名家藝術作 品募款活動等.....」陽明海運熱心公益,推展文化,出錢出力,很大方的把國外「內蒙恐龍大展,日本和服大展」運回台灣,但是對於自己手中握有的台灣「百年古蹟」(這棟古蹟講白一點,還是在國民黨威權時代,從台灣老百姓手中奪過來的...相關資料看周家花園興衰史),陽明海運熱心公益沒錯,但是對於自己的文化古蹟卻是如此的糟蹋!

 根據媒體報導,去年十一月公布的財報(11月一日),陽明海運(2609)單季稅後淨利就賺進了二十二億元。這家由交通部經營的「民營化」公司,單季獲利就這樣可觀,但對於手下這間台灣文化資產的「百年古蹟」卻是如此嚴苛,可說幾十年來是「一毛不拔」。如今,在馬政府上台還不到一年,去年(8月)才撤換掉陽明海運董座,由新任董事長盧峰海走馬上任,「馬上」就立即做出這樣大動作。這位新董座就算要增加陽明海運的「業績」,也應該先瞭解手下這份「文化資產」在台灣與汐止歷史中的點點滴滴。這樣粗暴對待台灣珍貴的文化遺產,其他民眾還能相信愛台幾大建設?

 我們也期待掌管文化的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(未來的文化部),不要只會搞些「精緻文化」,多到地方瞭解真正的文化資產究竟在哪裡?同時,也多瞭解哪些國營事業(即使民營化了),手中握有重要的文化資產,努力去斡旋、去找民代支持,要這些握著國家文化古蹟、握著台灣文化資產,過去幾十年來,用盡台灣人民血汗錢養大的所謂現在的「民營化事業」(現在景氣這樣差,每年的年終獎金還是好幾個月...),對於手下的文化資產,盡一點台灣社會公民的義務,照顧照顧這些垂垂老矣的珍寶,給後代留一點歷史的見證啊......

 當然,做一個文史工作者,十多年來對於陽明海運與國家機器,我們深深覺得無力,覺得氣餒,因為我們無法改變這些掌握國家資源與機器者對文化的態度。不過,我們相信,做一個文史工作者,就是做一個用筆寫歷史的見證人,我們寫下歷史的點滴,寫下歷史的汗顏。當陽明海運在自己的網站上歌功頌德自己如何「參與公益活動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是陽明公司努力不懈之目標」,別忘了他們拆掉一座汐止百年,甚至可以說是見證臺灣百年歷史的重大古蹟「周家花園」,當然,當陽明海運賺進了世界的錢,別忘了,他們卻賺不進台灣人對他們的尊敬。

如果您認同這樣的看法,請把這篇文章傳給更多珍愛台灣文化的盟友看,在天涯海角,我們一起來為台灣又失去一塊文化珍寶默哀.............

以下是這篇文章的網址,歡迎轉寄給您的朋友

陽明海運拆除汐止「周家花園」

■ 閱讀相關文章

周家花園興衰史周再思從浮華到蒼涼,周家花園與我們的故事
周家花園周昇汐-手彈吉他唱自己 ∣周家珍貴照片
汐止煤業發展史我參與八掌溪油井開採始末
周朗燉

回到學術與信仰首頁(Home)